在英国伦敦房租占月收入80%?

Date : 2018-08-22     Author : 小居     Read :  

在英国伦敦房租占月收入80%?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和中国的一线城市一样,最近几年,美国的一些大城市也遭遇到了租房难,租房贵的问题。随着美国城市租房者的人...
【留学生公寓网】  在英国伦敦房租占月收入80%?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和中国的一线城市一样,最近几年,美国的一些大城市也遭遇到了租房难,租房贵的问题。随着美国城市租房者的人数增加,出租房越来越抢手,美国城市房租之高,涨幅之大已经让租房者感到负担沉重。房租究竟贵到了什么程度?这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什么影响?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的一项住房状况的调查,美国2070万租房的家庭中,有一半需要将自己每个月收入的30%以上花在房租上,而其中更有1100万的家庭将收入的一半以上花在房租上,比2003年时增加了37%。可以想像的是,美国东西海岸的大都市比如纽约、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都是房租巨贵的地方。比如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附近租一个实用面积只有25平方米、一室一厅一卫的公寓房,没有电梯,年代久远的顶层,一个月的租金是2600美元,简直是贵的令人咂舌。

纽约人的收入也相对高,因此租金负担还不算是最重的,迈阿密是房租负担最重的城市,当地有35.7%的人将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房租,当地人的年中位收入是3.2万,但是每个月的中位房租是1100美元。哈佛大学的这项调查发现,中产阶级受困最重,年收入在4.5万美元到7.5万美元之间的家庭,在一半以上的收入花在住房上的这个数量,2013年比2003年增加了7成。

美国的房价和房租之间的比例差距并非那么大,比如一个50万的房子,如果是8成按揭的话,每个月还款大约在2500块左右,而这种房子拿去出租租金每个月也能接近2500块钱。而在中国一个50万人民币的房子,同样每个月还款2500元的话,租金可能只有1000多块钱,这就造成了在美国供房比租房合算。

但是金融危机和房地产泡沫破灭以后,美国人自有住房的比例开始下降。从2004年最高峰时的69%下降到今年初的63.7%,回到了1993年的水平,这减少了170万户家庭,就只能去租房子住。另外,美国人口流动性增加,外国移民和国际学生的涌入也都推动着房屋出租的热潮,过去十年,租房者增加了42%,热点地区的租金也就节节攀升。许多地方的房租涨幅超过了物价的整体涨幅,房租负担重使的年轻人攒钱买房更不容易,想拥有自己住房的梦想可能也变得更加遥远。社会学家担心,这反过来又会继续增加美国人的自有住房比例的下降,在今后几年内将继续下降。

房租是美国人财富的最主要的体现方式之一,也是美国梦的重要体现,自有房屋住房比例的下降对于美国人财富分配的影响是深远的。

在经历了一年的强劲增长后,澳大利亚的房地产热也渐渐走过了“高温期”,而以伦敦为首的英国城市房产市场仍一派火热,并未有降温迹象。据悉,去年伦敦房租均价已相当于当地人月收入中值的80%。如此一来,伦敦市民交完房租连温饱都难担负,更别提在伦敦买房了。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0月伦敦房屋均价高居全国之首,为53.1万英镑,英国全国房屋均价则为28.7万英镑。然而,伦敦人若对买房望而却步转而选择租房,便会发现这也不轻松。英国房地产中介Knight Frank上月委托调查机构YouGov做的民调显示,5000名受访伦敦租户之中,有1/3的受访者准备将一半月薪用于租房。

据悉,房产市场的供不应求不仅推升了房屋售价,还带动了以伦敦为首的英国城市房租飙涨。美国知名博客媒体Business Inside援引房东和租户保险公司Homelet的数据称,去年伦敦市每月房租均价涨至1596英镑,同比增长11%。

此外,在普遍房产供应短缺的影响下,英国其他城市的房租也同样一路高涨。例如,英格兰西部海滨城市Brighton和Bristol的月均房租均同比增长18%,分别增至1078英镑和904英镑。

据悉,伦敦的楼市泡沫风险在全球是名列前茅的。瑞银于去年10月研究全球15个大都市发现,伦敦是全球房价最负担不起的城市之一,且房产被明显高估并与市民收入严重脱节。2003年初以来,在海外买家需求大、出租房回报高和人口增长的推动下,伦敦房价飙涨40%。加上2007年以来伦敦居民实际收入减少7%,令伦敦市内房价与收入比升至史上最高水平。

在英国伦敦租房的人们正“水深火热”之时,澳大利亚则是另一番“劫后重生”的景象。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多个州、领地的首府城市房租年增长率达到近20年最低。此外,一份由房地产分析机构CoreLogic最新发布的房租统计报告指出,全澳2015年的房租年增长率较同期仅有0.3%的微弱增长,这标志着澳大利亚一度飞涨的房地产业终于慢下了脚步。

事实上,同英国一样,澳大利亚的房产市场也是被海外买家“炒热”的。因而,随着购房“主力军”中国人在去年末几个月的时间里购房数量剧减,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也深受影响——最大城市悉尼平均房价骤降,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则出现大量空置房。

CoreLogic调查分析师卡梅伦·库舍尔称,最近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租房者首次跟房东协商房租时处于有利的市场地位,甚至可以在房租问题上“砍价”。此外,CoreLogic还预测,在市场有所改善前,全澳的房租增长放缓趋势仍将会延续。

其实,在房租飞涨的问题上,伦敦向它的欧洲邻居德国借鉴。作为住房拥有率仅46%的国家,德国于去年3月通过了一项法案,为房东提高房屋租赁价格设定上限,以抑制住房紧张地区租金过快上涨。按照法案,当地政府可以在住房紧张地区启动最长五年的“租金刹车”机制。此外,该法案还要求由房东承担中介费用,进一步减轻租房者的经济压力。

海外生活